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

《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温菀沈曜,《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阳春三月,杏花落满头昭华剑派青云峰的半山腰,一名扎着双髻的青衫女童推开小院的门,懒懒地伸了个腰紧接着,就听见里屋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温菀,怎么办,咱们俩就要迟到了!”伴随着清脆的女声,一个穿着白色弟子服的小姑娘从里面跑出来她看着旁边没穿弟子服的少女,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菀菀,你怎么回事,今天就是考核期的最后一天了,你怎么不穿弟子服呢?”“要是被叶长老看见了,你不是就不能留在青云峰了?......

免费试读




活了两世,温菀这是第一次进黑市。

贺七让温菀将黑袍的帽子重新戴上,直到她遮得只剩一小截下巴露在外面,贺七才放心地带她进去。

“黑市的比武场鱼龙混杂,你还没到筑基之前,最好不要一个人来这里。”贺七看着旁边这个子娇小的小丫头,不放心的叮嘱道。

温菀像是一个好奇宝宝,她小心翼翼地掀开帽檐,偷偷打量外面的场景。

黑市处于就在繁华街道后面的小巷尽头,这里光照不足,阴暗潮湿,甚至还弥漫着些许酸臭味。

温菀对于这样的条件,竟然没有半分嫌弃。

她长卷的睫毛颤了颤,小声说道:“贺七叔叔,您说的比武场,是要筑基修士才能参加吗?”

贺七被小姑娘的这声叔叔叫得很是开心,他点了点头,道:“比武场的规矩就是如此,而且,你平时观看就还好,但是绝对不要上台。”

他压低声音,语气中多了些许神秘:“这比武场的人都是玩命的,只认钱,不要命,那些敢上台的都是赌上全部身家的。”

“有些人为了一直赢得胜利,就会买不少的止痛丹,然而稍微高阶一点的止痛丹又十分稀缺,所以低阶止痛丹在这边也算是十分畅销的。”

温菀:怪不得你那么丑的丹药都能卖上五百灵石。

“那贺七叔叔,你不是体修吗?怎么还自学炼丹了?”温菀一时有些好奇。

只见贺七沉吟几秒,道:“当然是为了赚钱。”

“虽然我炼的丹药丑是丑了点,但是在黑市还是很有市场的,今天我本来想在那里丹陵前面的街道摆摆摊子,没成想一出门就碰上个晦气玩意,把我的摊子都砸了。”

说道这点,贺七顿时就有些生气。

他在这混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碰上这么胡搅蛮缠的。

尤其是那个小丫头,年纪小就算了,气焰还十分嚣张。

温菀沉默了几秒,还是没忍住提醒他:“贺七叔叔,我有一个建议,您要听听吗?”

小姑娘的声音软软糯糯,十分可爱。

贺七想也没想,道:“什么建议,你直说就是。”

“您这几日最好不要再上今天那个地方了,虽然是那几个人主动找茬,但您还是小心一点。”

以温菀对尤川和司徒任之的了解,那两个人都不是能说放下就放下的人。

他们都.......睚眦必报。

贺七闻言,心头一暖,他道:“你就放心吧,那些人伤不到我,小屁孩几个,修为还没我高呢。”

温菀一脸正色地补充:“那也不行的。”

“您知道那几个是谁的弟子吗?”

“是昭华剑派上玄仙尊的弟子,要是他们拿了什么法宝过来,你是根本没有还手之地的。”

贺七一愣:“那你呢?”

“我和您不一样啊,我后面有丹宗,有什么事情,我的师尊和师姐们都能护我周全。”

“但是您不一样,您身后没有宗门,就没有人可以给您提供帮助。”

“所以请您务必小心。”

温菀想:她还要靠这位叔叔卖自己的丹药呢。

小丫头温温柔柔的劝诫落入贺七的耳中,他心头一暖,忍不住抬手拍拍小姑娘的脑袋。

“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能生出你这么体贴的丫头,你这一番话,实在是让我感动。”贺七莫名觉得有些欣慰。

温菀轻轻一笑:“我阿爹阿娘人都可好了!”

她的父母,甚至是族人,都是很温柔善良的人,只不过——

那次魔族突袭,温家上上下下连同打杂的仆人,无一幸免。

温菀还是因为被母亲藏在地下挖的逃生地道,才免遭于难。

想到这一点,温菀心情忽然低落了起来。

上一世的自己到底在干吗呢?一直在努力讨好别人,都忘记了那为了掩护自己而死去的母亲和族人。

贺七似乎并未察觉到小姑娘的心思,他想起刚刚那昭华剑派弟子喊出来的名字,再次问道:“你是叫什么菀来着?”

温菀小声提醒:“温菀。”

“温菀啊,真是个好名字!”贺七乐呵呵地夸赞完,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你说你姓温?!”

丹陵这处,就没有人不知道那世代为医的温家。

只不过,那温家不是在去年深冬.......被灭了满门吗?

“你不会是在丹陵长大的吧?”贺七有些不敢相信。

温菀没说话,只是用那白嫩的小手轻轻地挽起帽檐,一双清澈干净的琥珀色眼眸安安静静地看向他。

贺七忽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这小姑娘的父母要是尚在人世,定然不舍得将这么小的姑娘早早送进宗门吧?那她定会在父母膝下多承欢几年.....

“你别难受。”贺七忽然不知道怎么安慰这只有几岁的小丫头,“等你长大,好好修炼,定能歼灭那魔族!”

温菀抬头,那沉静的脸上忽然多了几分笑意:“嗯!”

眼下不适合多花时间伤感,好好修炼提高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

上辈子兽潮来袭,修真界伤亡惨重,许多弟子都惨死在那场兽潮当中。

想到那场异动,温菀灵光一闪,忽然捕捉到了什么。

那兽潮似乎与魔族有些关联!

“贺七叔叔,我想知道,您一直都是散修吗?”

温菀小声问道,她觉得贺七要是散修,能到现在这一步,也是很厉害了。

贺七有些骄傲地答:“当然,我入门到现在,甚至是炼丹,都是我自学的!”

温菀刚想称赞一句,就听到贺七声音瞬间压低了许多:“你快把你的帽子戴好,比武场到了。”

温菀十分乖巧的照做。

幸好这黑袍子并不是密不透风,温菀还能透过布料依稀看到几分外面的场景。

眼前确实是到了比武场。

然而,这比武场看起来有些简陋。

她原以为这种是搭个台子,周围都会设置观众席,然而眼前的比武场,却打破了她的设想。

这就是一处露天的台子,此时正值休息时间段,台上并没有人。

台子的周围,密密地坐了一排人。他们或受重伤,虚弱无比:或精力充沛,跃跃欲试。空气中夹杂着些许酸臭味,但是一阵风吹来,那股浓浓的血腥气生生将那酸臭味盖了过去。

这里是比武场,确切的说,也算是生死台。

来这里的人,都想为自己搏出一条活下去的出路。

要么死,要么生,要么残废。

黑市的比武场,并不比那兽潮初次来袭的场面好很多。

“来来来,今日金龙和黑虎比试,大家快来下注!”

比武台前面的一处破旧的小桌,有一灰衫男子招呼着刚进来的观众,他见到贺七,熟练地打了个招呼:“贺医师,今天又来卖药啦?”

“哟,今天怎么还带了个小孩?”

“家里的小侄,我未来的接班人,”贺七糊弄地点了点头,然后领着温菀便走了进去。

那灰衫男子倒也没收他的进场费,转身就去接待下一位客人。

台下,那黑虎的手下看着伤势极重的大哥,目露担忧:“大哥,要不放弃吧,您这副模样,怎么和那金龙打?”

只见那被称作大哥的壮汉罢了罢手,随手撕下衣衫上的一块布,粗粗地包扎了起来。

“无碍,都是小伤!”

黑虎刚想起身,忽然听到一道轻缓却又稚嫩的声音:“你这样包扎,伤只会恶化的更快。”

“加上内伤未愈,你上台就只有一个下场。”

那说话的人顿了顿,毫不留情说出那最坏的结果:“那就是,死。”
"

小说《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