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动对象

小说《悸动对象》,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秦希祁年,文章原创作者为“明稚”,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桑城办事向来雷厉风行,江贺入学的事第二天便全部搞定,秦希派人把他老家的爷爷接到了海城,安排在了桑氏名下的医院治疗老人家很和蔼,身形因常年卧床而变得枯瘦,他拉着秦希的手连连道谢,称她为江家的贵人,并反复叮嘱江贺一定要认真学习,以后赚了钱好好报答她江贺已经把头发染了回来,剪短了些,整个人更清爽了,也更像盛阳了,秦希总是盯着他出神“姐姐”江贺将她飘远的思绪拉回,“玩过吗?”他指了指不远处商城里的......

精彩章节试读


冷冽木香涌入鼻尖,他肆意侵略着,纤长的睫毛仿佛下一秒就能扫到她的皮肤。

大脑只空白了几秒,秦希立马反应过来,她伸手想要将压在身上的男人推开,却反被对方擒住了手腕。

“唔……”她瞪大眼,抬起脚就要踩,又被挟制。

席祁年的力气很大,在他面前秦希毫无反抗之力。

她呆滞望着眼前放大的俊脸,思绪渐渐飘远,直到唇上传来一阵刺痛。

亲昵摩擦着她的唇,席祁年难分难舍,嗓音低哑:“在想什么?”

秦希不说话,又换来他报复性的轻咬。

“秦希,回答我。”

“我还没有同意分开……凭什么你说结束就结束?不准你忘了我……”

“秦希……秦希……”

他反复喃喃着她的名字,秦希颤了颤,索性直接闭上了眼。

今夜的席祁年仿佛入了魔,她不想去问,更不愿再向从前那样迎合。

她冷漠反应刺得席祁年生疼,他迷离双眼充满困惑,更多的是由心而生的恐惧。

他从不觉得秦希会离开他。

眼前的女人依旧是往日风姿,对他却没了往日柔情,看他的眼神也不再像以前充满爱意,宛若路人。

席祁年忽然觉得自己和秦希之间仿佛隔了道无形的墙,哪怕他此刻还咬着她的唇。

他第一次这样恐慌。

“干什么呢!”

电梯门恰好打开,高大身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前,直接将席祁年掀翻在地。

几声闷哼,秦希得到久违的自由,张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两个男人在地上滚作一团,终究是少年占了上风,眼看拳头又要落下,她赶忙出了声。

“江贺!”

江贺闻声顿住,扭头不解的盯着她,被压制的席祁年趁他不备发起还击,两拳头落下,两道高大身影再次扭打在一起。

秦希废了好大的力才将两人分开,她把江贺护在身后,隔在两人中间。

“都别打了!”

“姐姐……”江贺扯了扯她的披肩,委屈巴巴,“这狗东西欺负你,就该往死里打!”

秦希瞪了他一眼,“不是让你别乱跑?”

江贺一噎,挂了彩的脸愈发显得可怜,她叹了口气,说不出重话。

“秦希!”

席祁年从地上踉跄爬起,他被抡了几拳,头发凌乱,整洁的西装也在扭打中变得皱巴巴的,领带更是被扯到了地上。

此时的他很是狼狈,最显眼的是嘴角的血渍以及眼角的乌青,宛若被拉下神坛的谪仙。

秦希看了他一眼,心生愧疚,“抱歉,江贺年纪小一时冲动……”

“江贺?”席祁年重复着,他抬手拭去嘴角血迹,泛着危险光芒的眸子穿过秦希看了过去。

四目相对,两个男人表情都有些错愕。

看着那张和自己神似却年轻许多的脸,席祁年咬牙切齿,怒了。

“这就是你要离开我的理由?”

“秦希,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你又何必找这个毛头小白脸?只要你开口说一句话,我就……”

“你就什么?”她冷声将他打断。

趁席祁年愣神,她拉起江贺的手冲进了电梯里,电梯门关闭的瞬间,她仿佛瞧见有道身影气急败坏的扑了过来。

“秦希!”
"

小说《悸动对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