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种田横行大唐

高口碑小说《我靠种田横行大唐》是作者“大唐镇国将军”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秦逸李二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秦逸家里始终还有一万斤大米留着,这些大米的作用就是用来吃的很快,这超级农田的糙米将会卖出去很多,米价也会迅速跌落,但灾年还有至少半年多才有所缓和秦逸记得很清楚,贞观一年,旱灾,贞观二年,旱灾,水灾,蝗灾反正李世民当上皇帝之后,三年两灾算是老天爷开眼了甚至连续三年大旱都出现过留点粮食在家里,心里面踏实,地主家不能没有余粮!和琛瞒着和掌柜过来了,带来了一千五百两银子,说好了八百文一斗,也就是......

阅读精彩章节


“你说有没有?”

秦逸目光坚定,这一刻,众人目光集中在了那粮商身上。

猛然间,几十道目光如同利剑一般,死死瞪着粮商,仿佛能够吃人。

这些眼神仿佛在说:灾年之中没有粮食,什么吃不得?吃人又如何!

粮商这一刻终于明白,这话要是回答不好,一定会出事。

他开始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了。

秦逸打蛇随棍上,“不敢说话了?你说话啊!”

越是着急,那人就越是说不出话。

越是说不出话,这些百姓越是觉得这粮商有问题,他们心中已经认定了,这是一个奸商,该死!

“没有!没有那回事!”

粮商咬着牙,害怕了,声音变得弱了一些,这个声音周围根本没有人能听清楚。

秦逸淡淡一笑,叹息一声,“哎,还在嘴硬,还在嘴硬。”

“各位!昨日我路过这家粮商,他们掌柜口口声声说,大唐的粮食如今谁也别想低价买到,就是陛下来了也不行!”

“他还说,灾年的百姓,就不算人,有钱了就吃,没钱了就去死!不能赚钱的商人,不是好商人!”

“这种人,你们说该不该死!”

秦逸说话的时候,马周在一旁都傻了。

之前怎么没看出来呢?一开口就是挖坑,对方跳进去了,丝毫不给他们一点一滴的机会,脏水泼的丝毫没有任何违和感。

“该杀!”

众人齐声怒吼。

这一声,粮商的胆子都吓破了。

他是要压着价格,不能降低,但绝对没有说过那种话啊。

平日里伶牙俐齿,此时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没有,你胡说……”

他声音更小了,小到根本听不清楚,秦逸能听明白,但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什么?我没有胡说!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那人懵了,他明明说的是“你胡说”啊。

“小子,你不要造谣!”

秦逸皱起眉头,“什么?你凭什么要告我!你们昧着良心赚钱也就罢了,还想告我?你去啊!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我就不信了!”

“我没说要告你啊,我就是个干活的,买不起你们别买啊!”

粮商话音未落,一双巨大的脚已经踩到了他的脸上了。

唐人的怒火有多旺盛,大唐的国运就有多旺盛。

这些大唐长安之中的百姓,多少之前都是有一些家底的,即便是长安的东市和西市以南的地方,那些所谓的贫民窟里的人,都多少有点积蓄的。

如今粮商猛地抬价,粮食买不到,黑市之中更是出现了以身抵债,一旦天下粮荒结束,这长安之中不知道多少人要成为他人的奴隶。

为了生存,一切都变得极端起来。

粮商捂着脸,肚子上又被来了一脚。

这些人并不是在殴打他,而是冲击过去,冲入粮商之中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他,一地鸡毛,星星点点的血迹。

“疯了,彻底疯了!”

马周冷冷看着发生的一切,又看了看此时风轻云淡波澜不惊的秦逸。

“你这是在挑起暴动。”

“我知道,但先生你要相信,法不责众,我们走吧。”

秦逸摸着两个小丫头的脑袋,“以后咱们如果粮食多了,可不能学那个粮商,咱们家里不缺这点钱。”

两个小丫头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这种带血的冲突,竟然一点也不害怕,虽然紧张的小手已经拉住了秦逸左右两个胳膊,但眼神里竟然是一种兴奋。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秦逸嘴里念叨着,一行人朝着西市方向走去。

听得马周一愣一愣的,心惊肉跳。

马周如果不是看到了秦逸带着两个天真无邪的妹妹,瞬间还以为这是一个来自某些隐藏的地方的侠客,隐藏在人群之中就是为了杀人。

尤其是那一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让人心中豪迈之气顿生,但又多了一丝丝的寒意。

直到秦逸口中出现那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时候,马周才长长吐了一口气。

一代牛人马周,被秦逸吓得心惊不已,擦了擦额前的汗珠。

西市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一路上,不断有小商贩在来回奔走,连接着东市和西市之间的道路。

他们没有钱在东市或者西市买下摊位,只能在这外面,某家酒肆门前,某个店铺门前,在一处角落里,无力的推销着自己的货物。

“琉璃,上好的琉璃。”

“皮鼓啊,皮鼓。”

……

叫卖声都没有任何新意。

给秦若云和秦若雨买了个皮鼓,两个小丫头瞬间就困顿了,薄荷这种东西不好吃,两个小家伙说困了,就是想要吃薄荷了,那种清爽的味道很容易让人沉迷其中。

“哥,前面的那个声音好像是和琛。”

突然,秦若雨拉着秦逸的胳膊说道。

秦逸猛地竖起了耳朵,一听,还真是!

西市之中,往来客商穿着打扮和东市完全不同。

如果说东市是长安之中的平价集市的话,那么西市就相当于长安之中的商业综合体。

东市买卖的都是人在长安生存需要的基本东西。

西市买卖的,都是奢侈品,在长安之中人们享受生活所需要的一切东西。

当然,如果在这里买不到,你可以去黑市,只要肯花钱,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往来的客商有汉人,有突厥人,有胡人,匈奴,回纥,甚至还有天竺之人。

这些人,才是西市主要的消费群体。

大唐政治中心之中最大的商业体就是这里。

喧哗之声,遮盖不了西市的繁华,一个大嗓门站在台上,眼神之中充满自信,睥睨天下一般的身姿仿佛在说:我不是针对你,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和琛意气风发,脸上得意至极。

“有句话说得好,女人才喝三勒浆,呵呵。”

“再好的三勒浆,不符合我们男人的味道,有什么用?”

顿时,台下一阵喧哗。

三勒浆不便宜的,大唐之中,劣质酒极多,三勒浆算是品质比较好的了,此时几个酒商指着和琛就开骂了。
"

小说《我靠种田横行大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