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日记,我写的!

卢小云陈晓是悬疑惊悚《杀人日记,我写的!》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无喜”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王鹏飞皱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陈晓,问道,“那依你的意思我们现在怎么办?”他突然改变主意不是因为听到立功,而是听到赵济世说这人可能针对他们帮派的兄弟,这个他可忍不了赵济世没想到他这次答应的这么痛快,他还以为自己要再多费些口舌呢,不过转念一想,他就知道他大哥为什么答应的这么痛快了,估计是不想让帮派兄弟受伤他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大哥,他大哥这个性格真的不适合混帮派,当然也许也正是因为他的性格,才让他人缘......

阅读最新章节


回到屋内的陈晓觉得事情有些不对,田华的行为看似正常,但就是显得很怪。

他表现的彬彬有礼,还一副很尴尬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像是个社恐,但他的做法确是实打实的社牛,有谁会敲一个才见过一面的邻居家的门?

而且大城市邻里之间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有事互相帮忙的这种好邻居可遇不可求,能是个讲道理的人就烧了高香了,点头之交才是常态。

摇了摇头,不管他有什么目的,只要自己不搭理他,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

中午陈晓下楼吃饭,发现警车已经离开了,来到餐馆,刚点好餐坐了下来,就听见隔壁桌一对小情侣在议论案情。

他想离开,他现在是真的不想听这些东西,但转念一想,自己好像没办法逃避,接连发生的案件必定会再次冲上热搜,他想看不见都难,除非他不碰手机,但对他来说,不碰手机不是要他老命么?

既然早晚都得知道,他索性就听了起来,随着那对小情侣讨论,陈晓也知道了个大概。

死的是个女的,叫什么不知道,多大年纪也不知道,现在人们猜测她之所以被杀害,是因为她在网上发表了很多不当言论。

陈晓眉头一皱,他想到了之前从警局回来时看到的‘拳击场’,不会吧?这么巧?

他不知道死者到底是不是那个女的,他拿出手机,果然网上全是讨论这起案件的信息,没多久他就确定了,死者正是当时他看到的发那条评论的人。

他有注意到,她的评论下面获赞最高的一条评论内容是,

“真希望那个凶手去找你。”

这条评论他之前就看到了,那时候就有很多点赞了,不过他没在意,任谁都不会在意,网上随意一句口嗨而已,比这恶毒的评论多得是。

现在看来,凶手看到了这条评论,然后出手杀了她。

陈晓内心冷笑,LOW,这个凶手太LOW了,他以为他是谁?人间的正义使者吗?杀人需要理由吗?杀人靠的是本能。

想到这他猛地清醒过来,然后用力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就说不去好奇,这刚得知一点点消息,就冒出这么奇怪的想法,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突然的举动把旁边那对小情侣吓了一跳,陈晓看到这一幕,转头对两人歉意的笑了笑,没想到这一笑让两人直接离开,那个男孩儿离开时还低声说了句精神病。

陈晓听到了,他有些无奈,他觉得那男孩儿说的没错,自己现在的确像一个精神病。

快速吃完饭,陈晓回到家,在家门口时又遇见了田华,田华像是忘记了之前的尴尬一样,笑道,

“吃饭去了?”

陈晓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自顾自关上房门。

田华对着紧闭的房门耸了耸肩,自语道,

“真没礼貌啊,这可不好。”

......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很严肃,陈大雷坐在首位,眉头紧锁,短短一周,他头发都白了一些,因为李响的死依然没有进展。

这个凶手太干脆了,许多连环杀手都会有一种心理怪癖,就是收集被害人身上的一些东西,把这当成自己的战利品,但这个凶手没有,他就像是单纯的为了杀人一样,杀完就走,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什么为了挑衅警察故意留下些破绽,或者是留下些专属于自己的符号标识,或是在尸体边上做些什么啊,通通没有。

不,还是有的,就是殴打受害者,这个手法是他的标识,但这对案件没有一点作用。

只知道他的惯用手是右手,凶器是钝器,再无其他线索。

现在这个案子还没有头绪,得知七宝公寓就又发生一起凶杀案,他怎么能不愁?他沉默良久才慢慢开口,

“说说吧。”

杨树立刻起身,然后打开投影仪,介绍道,

“死者名叫李妍,女,29岁,单身,在一家制药公司的销售代表,为人比较极端,经常在网上发表一些极端言论,这种人被网友调侃为‘拳师’。

死亡时间是在今天凌晨1点到2点之间,死亡地点是在家里,死亡原因是头部遭受多次重击,没有找到凶器,应该是凶手拿走了。

报案人是她公司的一个同事,因为她看到死者发了一条微波。”

说着他指向投影仪,投影仪上播放着一段视频,视频内容是死者在为凶手开脱,说凶手杀人是有原因的,并且可以被理解,哪怕有一天自己被杀死了,她也觉得情有可原,希望不要追究凶手的责任。

播放完视频,杨树继续道,

“死者同事了解死者为人,认为她发的视频太过奇怪,加上死者又没来上班,所以报了案。

现在视频已经下了,但依然有不少人看到了。

可以看出当时凶手就在她的身边,强迫她拍摄的这段视频。”

“现场有什么发现?”陈大雷问道。

“还需要两天才能知道。”

“监控呢?公寓里面现在不是安了监控了吗?”

“坏了,两天前被人毁坏。”

“人为毁坏了,还是两天前毁坏的,这么长时间物业就没有处理?”

“他们给的回复是正在处理。”

胡杨听到这冷笑一声,

“呵,一个破监控,两天了都没有修好,真是...你继续。”

杨树继续道,

“本来这件案子很好查,因为凶手精准的毁坏监控的原因,大致范围可以锁定到七宝公寓内的人,但现在不行了,因为之前的案件,公寓内的许多人都已经搬走了。

为了让人快速入住,公寓放开了权限,每天都有很多房产中介带人去看房,所以...”

“你认为这件案子和李响的案子有联系吗?”

“唯一的联系就是死者曾给李响的案子评论过,话语非常极端。”

说着他把死者发的评论调了出来,众人看着评论没人说话,这代表不了什么,只能证明凶手看到过这条评论。

这时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陈大雷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他有些无奈,接起后,

“是是是,我知道。”

“是是是,保证完成任务!”

挂断电话后,他更加无奈了,看着众人说道,

“你们也听到了,抓紧干活儿吧。”

......

陈晓在家正看着有关案件的视频时,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和上次一样依旧是让他回家去住,实在不行就搬家,母亲认为这栋公寓太邪性了,陈晓也觉得自己是该搬家了。

不过回家是不可能回的,想到父亲,再想到地窖里那些凶器,他怎么可能回家?

敷衍了几句,临到最后,母亲又叫他回去,他这次可没有心软,而是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

挂断电话,他看见业主群里有人@自己,他点了进去,发现是田华在@所有人,他眉头皱了起来,这人怎么阴魂不散的?

不过在他看到田华发的内容时,他愣住了。

“我打听到了,死者叫小妍,死因是头部遭受多次重击,太惨了!”

小妍加上头部遭受多次重击,这和日记里的内容差不多啊,是巧合?还是有人知道日记的内容?

他看了聊天记录,田华这句话不是突然之间说的,而是群里有人在讨论,然后有人问了,他才说的。

但依旧让他怀疑,因为这个@所有人的举动太奇怪了,就像是故意告诉他一样。

如果田华真的是想这样提醒自己,那他为什么会知道日记上的内容?他到底是谁?
"

小说《杀人日记,我写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