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逃荒:家养的夫君是战神

苏婳沈娇娇是《末世逃荒:家养的夫君是战神》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团宠鱼”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秦宿与齐临仍被锁着琵琶骨只不过他发现沈娇娇看他眼神有点怪,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最后他等了许久,沈娇娇什么也没说,还移开了视线还有李婉儿脸上此时的阴笑,因为夜里篝火的映照,显得很是瘆人他顿时生出非常不好的预感,却又想不通,五百多流犯到底怪在何处近二十堆篝火熊熊燃烧,昏红的火光,正映照着七百多张脸每一张脸神情各有千秋有紧张的、有害怕的、有强装镇定的、有牙关紧咬准备大杀四方的、有从容不迫蓄......

阅读精彩章节


秦宿、齐临、苏似繁这些未经人事的少年表面稳如老狗,实际一个个耳根通红。

妇人们、老妇们,老男人则咒骂。

苏婳一个新时代来的灵魂,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在原来的世界,公园里的,车里的,山顶上的,树林里的,哪种画面她没见过?

至于苏家,可就热闹了。

“啊!贱人贱人!不要脸的贱人!”

苏翰见自己的妻子大白天(日食复圆)与别的男人进树林,面目狰狞羞愤想死。

但他不是因为自己妻子被人弄才羞愤,而是觉得李婉儿给他当众戴绿帽。

当众报复他,故意让他一辈子无法抬头做人。

“贱人,我要杀了你!”苏翰怒吼着想冲进树林。

他自是无法靠近,解差们怎么可能让他打断洪庆的好事?

解差们不仅轻松拦住他,其中一个解差还一脚将他踹飞,之后将他踩在脚下,鞋子踩在他脸上,啐了一口唾液。

“废物,连自己儿子都救不了,还需要靠自己婆娘!”

“放开我,啊!”

这刻不仅苏翰气疯了,苏家其他人也气得险些吐血。

“家族耻辱!家族耻辱!我苏言山造了什么孽啊?”苏言山因为羞愤脸色通红。

苏老太面目扭曲破口大骂:“遭瘟的,这是要将苏家脸面丢尽啊!”

冯如霜险些咬碎了银牙:“贱人!这是报复我,报复苏家,必须将她休掉!”

苏颜不敢吱声,因为她也觉得李婉儿在报复苏家,当众让苏家颜面尽失。

她突然觉得李婉儿很可怕,为了报复什么都敢做。

李婉儿确实是报复苏家所有人,一家子为了面子罔顾她儿子性命,那她就让这一家子脸面丢尽,让苏翰一辈子头顶草原。

不是都喜欢扇她巴掌么?那她就用声音打苏家所有人的脸。

想到苏家所有人被她气死的模样,她越想越恨,因此也特别大声,她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女人狠起来可以六亲不认。

小半个时辰后,她衣裳凌乱,身上全是淤痕,嘴角冷笑,跟着心满意足的洪庆走出树林。

堂而皇之暴露在七百多双眼睛之下。

“来人,给她一囊淡盐水,一囊凉茶,两份吃的。”洪庆弄得舒服了,也豪爽了。

不过这份豪爽,只是想到李婉儿过不了多久也成死鬼,多送一份断头饭罢了。

李婉儿可不知道,也没有必要去知道,她只知道要救自己儿子。

她领了两份水和食物就心急回去自己儿子身边。

解差们倒是没有对她儿子如何,就是安置在树下,由一个解差守着。

见洪庆完事,就立即走开了。

“明哥儿!”李婉儿此刻的眼里,满心满眼只有自己可怜的儿子。

她扑到自己儿子身前,伸手探自己儿子鼻息,发现还有气,眼泪终于簌簌落下,急忙抱起孩子就喂水。

然而,她刚喂完水,把自己儿子放下,就被一只脚踹翻了。

苏翰早就等她出来了,虽被上木枷脚铐,可是打李婉儿一点不含糊。

“贱人!给我去死!”李婉儿被踹翻还没有反应过来,又被踹一脚。

这还不止,冯如霜与苏老太朝她冲了过来,苏老太揪住她的头发,冯如霜对着李婉儿的脸就啪啪啪啪狂扇,苏翰对着李婉儿肚子也砰砰砰猛踹。

苏翰觉得李婉儿肚子里已经有了洪庆肮脏的野种,必须踹死。

然而李婉儿宁愿被打死,也绝不示弱,不叫不喊,一股子狠劲比男人还要狠。
"

小说《末世逃荒:家养的夫君是战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