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96:从卖鱼开始崛起

都市小说《重回96:从卖鱼开始崛起》,现已上架,主角是赵敏陈昆,作者“紫水金”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陈昆头皮发麻:“不是,我说得那是成语啊!”“我管你成语还是谚语,你既然说了就要做”她拽着陈昆的手腕走向卧室“媳妇,你稍微冷静点”“冷静不下来,我现在只想疯狂一把”“我还有事呢”“先做完我,再去做你的事”日落西山,风满天陈昆揉着腰走出房间赵敏已经吃饱了,他只能自己进厨房煮了碗面吃填饱肚子后,陈昆拿出记事本写了将近一个小时接着走进卧室跟赵敏说了声,然后拿了车钥匙出门一小时后红楼......

作品试读


人群中,走出一个光头汉子,他满脸横肉,一双三角眼瞪着陈昆:“陈老板,做生意就要守规矩,你用降价的方式抢客户,是在砸我们饭碗!”

他一开口,其它鱼贩子纷纷跟着说:“你这样是不对的,赶紧把价格改回来。”

“小陈,不是我说你。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和和睦睦的,你怎么能破坏团结呢?”

总会有人站在道德制高点批评别人,却鲜少有人懂得自我反省。

陈昆做错了吗?

他笑着点了根香烟,目光划过一张张面孔:“想打架?放马过来!”

他并没有觉得愧疚。

生意场没有和和睦睦,做生意各凭手段。

想吃饱饭,想让腰包鼓起来,就要学会损人利己。

你要没有这个能力,就只能看别人吃香喝辣,自己蹲在街头啃馒头。

这个社会就像一片原始森林,野兽角逐全靠自身手段,否则只能沦为他人口粮。

而且陈昆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今年六月台风,海鲫鱼价格涨到每斤进价2.5块钱。

这些人事先囤了一批货,台风期间平价批发,以此吸引客户,带动其它产品。

所有人赚的盆满钵满,唯独陈昆被排除在外,一百多斤的鲫鱼因为卖不出死掉大半。

他永远忘不了,赵敏喝着鲫鱼哭泣的画面。

以前他没能力报仇,但现在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陈昆。

现在的他是昆哥,那个威震一方,让人闻风丧胆的陈昆。

这些人既然可以做初一,他自然要做个十五回报他们。

看着他这一副混不吝的样子,光头汉子怒目圆睁:“陈老板觉得自己一人的力量,可以和我们所有人抗衡吗?”

“试试喽!”陈昆耸耸肩,叼着香烟骤然往前一步,右手掐住光头汉子的喉咙,硬是顶着他撞在对面摊位上。

其他鱼贩子吓得纷纷退到一旁。

在光头汉子惨叫声中,陈昆垂眼盯着他:“我只需稍微用点力,就可以捏碎唐老板的喉咙。”

感受到喉咙上那只手逐渐加大的力度,光头唐老板涨红着脸。

他很想说:你不敢。

然而当他迎上陈昆的目光,接触到那双平静到充满漠视的眼睛,唐老板只觉得心跳漏了几拍,一股恐惧从心头蔓延全身。

‘这小子绝对见过血!’

他怕了,那种窒息感让他产生一种直面死亡的恐慌。

陈昆松开他,往后退一步的同时,抬手取下叼在嘴上的半截香烟,接着环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捂着喉咙咳嗽的唐老板身上。

“不服就来弄我,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们。”

他转身回到自家摊位,拿起那个装着钱的黑色塑料袋,牵起赵敏的手往市场外走。

所过之处,无人敢拦。

等他走后,有鱼贩子开口:“太嚣张了,必须治一治他!”

“怎么治?砸了他摊位?”

所有人看向陈昆的摊位,他那些鱼桶和泡沫箱,全部放在摊位下。

可这些东西不值钱啊!

“难道就这样算了?”

“降价吧!”唐老板捂着喉咙走过来:“跟他打价格战,不然继续这样下去,我们的客户迟早被他抢光。”

打价格战?

其他鱼贩子面面相觑,他们实在不愿意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

“怎么,你们还有其它办法?”唐老板冷笑。

打架又打不过,不打价格战,还能怎么搞?

有个鱼贩子说:“也不一定非要打价格战,我们可以联手到市监那边投诉他,把他摊位收回去。没了摊位,他还怎么做生意?”

还有人补充:“公中冷藏库那边,也可以不让他租。”

“对,我们中午就去市监投诉。”

另一边,陈昆和赵敏已经回到家。

两人洗了个澡,冲掉身上的鱼腥味后,一起坐在客厅的竹藤沙发。

赵敏眼含担忧:“昆哥,我们雇几个人帮忙吧!”

她想法很简单,多找几个帮手,万一跟那些人发生冲突,陈昆也能有帮手!

“雇人是必须的,否则单靠我们两个根本忙不过来。”陈昆勾住她小蛮腰,把她抱起来放大腿上,然后低头埋在赵敏脖子窝,贪婪的嗅了嗅,接着在她耳边轻语。

“至于你担心的事,暂时还不会发生。”

“他们现在会做的只有两种,一是跟我打价格战抢客户,不过以我对这些人的了解,不到迫不得已,他们绝不会用这种折损自身利益的招数。”

“另一种可能是,他们到市监那边投诉我。这个可能性大一点,毕竟只是动动嘴皮子,花几条香烟钱就能办成的事,他们更倾向这个。”

赵敏俏脸微红:“那我们怎么办?”

“简单!”陈昆亲了亲她脸颊:“给我包个五百块钱的红包,我出门一趟。”

赚钱难,花钱谁不会?

赵敏明白他的意思后,立马离开他滚烫的怀抱,打开茶几桌的黑色塑料袋,从里面数了一千块钱给他。

“多花点,把事彻底做牢固了。”

大是大非前,她拎得极为清楚。

这是陈昆最欣赏她的一点:“喂狗不能一次性喂太饱,一点一点喂养不仅可以培养感情,还能建立更加牢固的利益关系。”

赵敏听完扶了扶金丝眼镜,若有所思地问他:“感情增近后,不能当朋友相处吗?”

“夫妻关系都不可靠,更何况是朋友?”陈昆反问完,笑着说:“永远不要对别人投入过多的感情,否则一旦遭到背叛,伤最深的只会是你。”

“这世上没有一种关系是牢不可破的,包括利益关系。”

“除非你可以一直满足对方的欲望,否则只要别人出比你大的筹码,跟你称兄道弟的人,立马会转身给你一刀。”

这种事在上辈子,他经历太多太多。

能活着走进那间钢铁浇筑的大牢,其实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

其他那些跟他同层次的老大,大多数惨死街头,横死在家。这些人的死,全跟身边最信任的人有关。

所以陈昆只交人不交心。

交心必败!

人一旦感情用事,离死就不远喽!

“也包括我?”赵敏盯着她问。

“那不一样。”陈昆放下钱,抱起她,笑着噙住赵敏红唇的唇瓣。

“我c了你三年,在你身上投入那么多金子。我投入这么大,足以说明我爱你爱到恨不得把你吃进肚子里。”

狗男人又撩我...赵敏满目痴迷地抚摸着他脸庞:“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昆哥,我至今未后悔过。”

陈昆不信别人,唯独信她的心。

因为这个女人跟他吃了三年苦,再穷再累也从未松开过他的手。

“阿敏,我想c你。”只有这样,才能传达他的爱。

“不要。”赵敏在他腋下一挠,趁陈昆松手的时候,她从他怀里溜走,拿起茶几桌的钱塞进他手里,转身跑向卧室。

“你先去办事,回来再让你办我。”

她不想过分的分散他精力,也怕他贪恋温柔乡,磨灭了冲刺的动力。

赵敏不奢望他能飞多高,只想在他腾飞的期间不拖他后腿。

看着关上的房门,陈昆笑容温柔:“中午我不回来吃饭,你晚上先别炖汤,我带条蛇回来炖汤给你补身子。”

“还有就是,记得给爸妈汇钱,替我向二老问候一声。”

“知道啦!”房间里的赵敏,听着他叨叨絮絮的叮嘱,脸上浮现一抹甜蜜的微笑。

这样子的昆哥,真的很让她着迷!

陈昆带着钱下楼,步行到隔壁老街的市监局。

西营里市场是公家的,所有摊位和店铺只租不卖。

这条政策明年才会改变,到时候西营里三十二家店铺,全部会对外招标出售。

他进了市监局。

半小时后,一个肥头大耳的秃顶中年,和陈昆谈笑风生的走出来。

“像陈老板这种有爱心的生意人,我们一定会给予政策内的便利...”走出大门后,他压低声音说了句。

“老弟放心,这事交给哥哥了。”

陈昆一笑:“王哥,以后粮食每月这天准时送上门。”

“老弟仁义!”王德发喜笑开颜:“改天有时间,到我家认个门,让你嫂子做饺子给你吃。”

只吃饺子是可以的,要是玩嫂子就算了。

当然,王德发也不是真心邀请他吃饭。

他这话的意思是,让陈昆以后把钱送家里去。

“行,那我先走了!”每月五百块钱,养一个王德发,陈昆觉得很值。

明年风向一变,王德发回报他的将会更多。

“慢一点。”

走出老街,陈昆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左海酒店。

路上,他心想:‘要不要开间烟酒茶店?’

开一间这样子的店,方便跟王德发这类人交易。

比如上门送两斤普通的茶叶,回头再让他们拿到自己的店卖。

高价回收,这样安全性更高。

‘不过这种交易方式,只适合某些人群。’

遇上那些不贪财的人,想跟他们交朋友当兄弟,只能从政绩方面入手。

‘这事需要慢慢谋划!’

在他思考后面的路期间,市监那边迎来一群鱼贩子。

他们找到王德发,其中一人率先开口:“王主任,我们要举报有人恶意竞争。”

王德发抬手撩了撩秃顶几根毛,笑着把三人请进办公室。

坐下后,他看着三人:“前因后果说清楚。”

几人对视七嘴八舌,添油加醋的把陈昆说得像是个恶棍。

“他完全没跟我们商量,私自降低价格抢生意,我们找他理论,他还动手打人。唐老板被他打断两条腿,还躺医院床上呢。”

“打人这种事你们可以找警察!”王德发拿起搪瓷杯喝了口茶,眼神淡漠的看着几人。

“至于降价这事,也不归我们管的。只要他产品质量没问题,并且没有缺斤少两,我们没有理由纠正他其它行为。”

一听这话,其中一人急忙拿起脚边那个黑色塑料袋塞过去:“一点心意,王主任笑纳。”

“胡闹!”王德发重重放下搪瓷杯,和木桌子一碰发出砰响。

他站起来,眼神严肃的盯着几人:“你们这是在沾污我王某人,想置我陷入不忠之地!”

“想我王某人一心为国尽忠恪守本分,岂是你们这群满身铜臭味之人可以玷污的?滚出去。”

几个鱼贩子瞠目结舌。

他们以前也没少送啊!

王德发每次都是喜笑开颜的收下,怎么这次还跟他们扯上虎皮了啊?

“王主任...”

“滚!”王德发怒目圆睁。

几人吓得连忙拿着香烟落荒而逃。

王德发把门一关,转身走回办公桌前坐下:“拿两条香烟考验干部?哪家干部经不起这种考验啊!”

“物价再涨,他们的诚意一点也没涨。”

“格老子的一群没良心货,活了几十岁还不如陈昆这个二十出头的少年人!”

陈昆可不知道王德发夸了他。

他此刻正跟李二狗蹲在酒店后门的榕树下抽烟聊天。

“我们的货可以进西湖酒店吗?”

这家酒店的规模和生意,不比左海酒店差。

李二狗点头:“巧了不是?西湖酒店的厨师长是我师弟。”

“牛哇!”陈昆竖起大拇指:“那你觉得该给他多少?”

李二狗苦笑:“我这师弟不贪财,用钱估计打不动他。”

“不贪财者必然好色,不好色之人一定爱风雅...”陈昆饶有深意地看着他:“是人就会又欲望,那么你这位师弟是好色之徒?”

“精辟,一语中靶心!”李二狗吸了口烟:“红楼夜总会你知道吧?”

陈昆点头:“黑海市最高档的红灯区。”

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红楼,只因那个女人。

林默珠。

红楼老板,亦是陪伴他走到生命尽头的女人。

想到他,陈昆情绪在心头翻涌。

“那叫勾栏!”李二狗纠正了句:“里面有十大头牌,其中一个叫小春娇的女人,是我师弟念念不忘想睡的。”

“不过价格死贵,就他那点工资,存几年都碰不到她双手。”

小春娇...陈昆压下杂绪,眯了眯眼:“意思是请他嫖?”

李二狗点头:“还得是以我名义,否则请不动我这位师弟的。”

多少供货商想请他这位师弟?然至今无一人请的动他。

这也是为什么,西湖酒店的食材品质,名传黑海市的缘故。

因为他不收钱,所以对食材品质的把控极其严格,搞得很多供货商苦不堪言,所以才会想方设法想把他拖下水。

“另外就是请完客,介绍你身份后,他有可能提起裤子不认账的。”

听到李二狗这话,陈昆眼角抽了抽:“刚正不阿的人最讨人厌!”
"

小说《重回96:从卖鱼开始崛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