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杳禹蘅

现代言情《鹿杳禹蘅》,讲述主角鹿杳禹蘅的甜蜜故事,作者“鹿杳”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原本以为,昨晚的事铁定瞒不住,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摸不清这个暴君到底怎么想的,听不见他的心声,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鹿杳现在很慌。伴君如伴虎,更何况这个君还是个暴君...

精彩章节试读

所以,若是在她能力所及之内,就能挣到这么多钱,那她自是不能放过。
“行,你去帮我告诉她,等我有空就去。”
鹿杳说完,从钱袋子里拿出一个玉镯子塞给齐鲁:“这是你的,好好办事,我必不会亏你。
好勒,谢谢鹿总管。”
...《鹿杳禹蘅小说》免费试读鹿杳视死如归的仰头,视线对上禹蘅。
“你叫什么名字?鹿杳。
鹿杳。”
禹蘅喉间轻轻滚动,沉冷的嗓音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目光盯着她看了半晌,忽而勾唇一笑。
“很好,朕很喜欢你,以后,你就留在朕的身边做总管大太监!……哈?”鹿杳懵了。
好半晌才回过神,连忙磕头……谢恩。
禹蘅挥了挥手,让她先行退下,一会直接去御书房伺候。
鹿杳回到自己的小屋,仍旧觉得很懵。
原本以为,昨晚的事铁定瞒不住,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摸不清这个暴君到底怎么想的,听不见他的心声,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鹿杳现在很慌。
伴君如伴虎,更何况这个君还是个暴君。
莫名其妙成了他身边的总管太监,这事,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平复了一下心情,鹿杳不得不起身前往御书房。
皇命难为,不去肯定是不行的。
刚关上房门,感觉身后有人。
还没回头,她就被人一把重新推进了房间。
“是我。”
那人警惕的看了看外面,确定没人,才赶紧把房门关上。
“鹿杳,昨晚发生了什么,狗皇帝为什么会突然让你做大总管,他是不是怀疑你身份了?”一上来就是好几个问题。
鹿杳仔细打量她一眼。
是一个普通宫婢打扮的女子。
显然,她认识原主。
但鹿杳穿越过来的这一个多月,从未见过她。
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鹿杳面色无常地道:“昨晚发生了点意外,现在我也不太清楚皇上的用意。
不管怎么说,做了他的贴身大总管,你日后得更加小心谨慎,不过,倒是给了你动手的好机会。”
女子脸上闪过一丝阴戾,不等鹿杳说话,就直接往她手中塞了一个小瓷瓶。
“这是主人让我给你的,无色无味,未免夜长梦多,你尽快动手。
……我不能多留,鹿杳,你自己小心。”
说完,女子打开房门迅速离开。
鹿杳看着手中的瓷瓶,脸色渐渐凝重。
这是要让她谋害皇上?看来,原主的身份还大有问题。
鹿杳感觉自己脑袋已经别在了裤腰带上,一个欺君就够她受的,现在又来一个女刺客的身份。
老天爷,要不要玩这么大?“鹿公公。”
门外传来齐鲁的声音,相比之前,这家伙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恭敬而谄媚:“鹿公公,您还在屋里歇着呢,快走吧,皇上叫您过去。
知道了,这就过去。”
鹿杳顺手将药瓶藏在枕头底下。
齐鲁在门口等着她,两人一同往御书房走去。
一路上,齐鲁都在讨好她,希望她能在皇上面前多多提携。
可心底,却在嫉妒与懊恼。
鹿杳没心思搭理他,很快到了御书房。
禹蘅正在坐在御案后批阅奏章。
深吸口气,她才迈步走进去。
“奴参见皇上。
免礼。”
禹蘅未曾抬头看她,继续手中的动作:“过来给朕研磨。
是。”
鹿杳心中忐忑,面色极力保持沉稳。
不知道他有没有查内务府的档案,想必现在已经知道我的来历。
鹿杳没有原主的记忆,关于原主的身份信息,也是从内务府记录的档案上得来的。
上面写的是,他是外乡逃难来的京城,母亲在路上染了风寒,刚到京城就死了,剩下他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看见宫中在招募太监,为了能吃饱饭,他就去了。
一开始鹿杳就知道,这个身份信息肯定是假的,如果宫里没人帮忙,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瞒的过净身房?就更别提上面的层层筛选。
若只是一个普通小太监,宫里有人帮忙倒可以蒙混过关,可如今,她突然成了皇上身边的大总管,皇上一定会对她的身份和来历仔细严查。
唉,也不知道我这个假身份经不经得起严查,头顶悬着一把刀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鹿杳越想越慌,一个没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
禹蘅抬头看向她,目光凌厉幽暗,仿佛能随时将人看穿。
“鹿公公有什么烦恼,可说与朕听听。”
他的声音没有丝毫情感,冰冷而生硬,叫人心生惧意。
鹿杳赶忙低头,做垂顺状:“奴哪有什么烦恼,就是担心做的不好,会惹皇上不高兴。
是吗?”禹蘅闻言,绯色薄唇几不可查的弯了一下,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细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嗓音里竟带了一丝笑意,只是,依旧没什么温度。
“无妨,朕相信你会做的很好。
……”鹿杳被他捏着下巴,身子僵住。
压根没想到,他会有此举动。
“鹿公公模样生的比一般小太监俊俏许多,朕看着也舒心,以后,放松一点,不必如此拘谨。
……多谢皇上夸奖。”
冷汗自额头缓缓流进衣襟。
“出汗了?”禹蘅屈尊降贵,用手指一下一下,轻轻替她摩挲掉脸颊的冷汗,声音似是透着笑意:“朕又不吃人,瞧瞧,吓成这样。”
鹿杳咽了咽口水。
“奴失礼了,请皇上恕罪。”
妈的,腿软。
禹蘅骤然笑出了声,胸腔微微震动,似是真的十分愉悦。
“朕渴了,去倒杯茶来。
是。”
鹿杳终于脱离魔爪,整个人如释重负。
出了御书房,她让齐鲁去准备茶水,自己一屁股坐在门外的石阶上。
喘口气再说。
齐鲁准备好茶水回来,顺带塞给了她一袋沉甸甸的东西。
“鹿总管,这是伊妃娘娘托我给您的,她想让您抽空去她宫里一趟,像是有事求您。”
鹿杳疑惑的打开袋子,发现里面装的竟然是金银细软。
伊妃这是干什么?见她似乎不太明白,齐鲁小声提醒:“伊妃娘娘想求您办事,这是她的诚意。”
齐鲁在心底翻白眼,面前却恭顺的很:“鹿总管,以后这种好事还多着呢,您只需要替她们办一点点小事,就能收钱收到手发软。”
一点点小事?鹿杳可不这么认为。
这钱,恐怕不是那么好拿的。
不过,她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总有一天,她会找到机会逃离这个牢笼,奔向自由。
但她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钱。
所以,若是在她能力所及之内,就能挣到这么多钱,那她自是不能放过。
“行,你去帮我告诉她,等我有空就去。”
鹿杳说完,从钱袋子里拿出一个玉镯子塞给齐鲁:“这是你的,好好办事,我必不会亏你。
好勒,谢谢鹿总管。”
齐鲁喜不胜收,拿着玉镯美滋滋的去了。
鹿杳端着茶重新回到御书房,倒了一杯递给禹蘅:“皇上,请喝茶。”
禹蘅批阅奏折时很专注,鹿杳见他没有立马要接的意思,也不敢再次出声打扰,只好先放在一边。
屋内安静下来。
一时间,只剩下禹蘅翻阅奏章的声音。
鹿杳渐渐放松下来,开始思索。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杀他?我得好好查查这个事,尽快把自己摘出来。
那瓶无色无味的毒药还在我房间里,以防万一,晚上回去就把它扔了。
她暗暗想着,却没发现,原本专心批阅奏章的禹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抬起头,正眼神犀利的盯着她。

小说《鹿杳禹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