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心动

现代言情《枕上心动》,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盛明月梁念薇,作者“佚名”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什么?”傅时聿起身,掐熄了烟头“对梁念薇,是真的喜欢?”男人肩宽腿长,背对她站着,“不知道,她挺不一样的”盛明月没从他嘴里听到喜欢两个字,但她知道完了当一个男人有了这种想法,就意味着已经心动了吧?“我曾经做过一个调研,很多病人都觉得失明比四肢残缺更残酷……”傅时聿的声音响起盛明月的嗓音有些变了,裹了抖意她不知道傅时聿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还想让她同情梁念薇不成?“是啊,眼睛要是看不见了...

枕上心动 阅读最新章节


“盛明月,你就送我这个?”
他是缺这一万块钱吗?
“不满意?我觉得给钱最实用了,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傅时聿原本蠢蠢欲动的心,就感觉被人一锤子捶到了地上。
“你还不如什么都别送。”
枉他猜了一天,猜她会送怎样的礼物。各种都想过,就是没想到直接转账的。
傅时聿的脸肉眼可见的冷下去。
“今晚阿姨不在,家里的活要分工做,我给你煮了面条,那锅和碗你得自己洗。”
盛明月打个哈欠,从椅子上站起来。
贸然提离婚,傅时聿恐怕不会答应,她还得做点什么事,推他一把。
今晚她不想和傅时聿说话,干脆继续窝到床上睡觉,
男人贴过来时,感觉身上都没擦干,他抱住她正好,她的干衣服帮他擦掉了清爽的水渍。
但盛明月觉得自己,变得黏糊糊了。
她肩膀挣扎,傅时聿手臂搂住她,她是典型的丰胸小细腰,他越收越紧,那腰细的,都没什么存在感了。
盛明月怀疑他是有点变态因子在身上的,“你想把我勒死吗?”
“你太软了。”
身体的每一处,都值得被好好探寻。
盛明月暗忖,这男人总不能在梁念薇身上,一点好处都没沾过吧?
眼瞎又不影响找乐子,傅时聿以前对她爱搭不理的时候,就挺好的。
第二天,盛明月醒来,胸前被一只手臂压得快扁掉了。
她推开男人起身,拿了桌上的手机看眼,这么早,居然已经有未接来电了。
盛明月回拨过去,她走到窗边,遥望远处的景致。
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你多久没回家了?你爸天天念叨你,总不能让我们来看望你吧?”
盛明月不想回到那个家里,哪怕只是去吃个饭,都不愿意。
“我最近很忙,过阵子。”
“你这是翅膀长硬了,彻底从盛家飞出去后,觉得我们这些亲人对你就再无用处了,是吗?”
那边的后妈早该想到,别人家的孩子养不熟。
况且盛明月与人不同,她性格凉薄得很。
“我们少见见面,不是挺好?”非要逼得盛明月把话都说透了。“你也没有多想见我,我也是。”
那头轻顿下,总算把目的说出来了。
“你就这么没本事,一年了,还收不住傅时聿的心。你们结婚至今,他还没回过盛家。”
这种事,说出去都是个笑话。
盛明月刚要开口,背后就贴过来个人,傅时聿手臂撑到玻璃上,她只能跟着他的力,往前走了步。
“谁啊?”男人在她耳边低语。
盛明月语气挺无奈,“我家里。”
后妈听到了他的声音,直接在电话里邀请,“时聿,这两天有空回家吃个饭吗?跟月月她爸喝喝酒,我们都很欢迎你的。”
傅时聿在盛明月的颈窝内蹭着,然后头一偏,望入她眼中。
盛明月知道他肯定不会去的,想要一口拒绝。
但是傅时聿却用唇语在问她。“去吗?”
当初就连回门,他都没配合,现在又是几个意思呢?
“月月,就明晚吧怎么样?”后妈趁热打铁。
盛明月收回手,冲着傅时聿摇头,用唇形说了个‘不’字。
都要离婚了,更没必要回去。
傅时聿也没料到,她居然是不乐意的,他将手机接过来,不愠不火,“我最近很忙,有空了再说吧。”
真是高傲,就算不叫妈,阿姨总得称呼一声吧?
电话里的声音,还得赔着笑,“那好,下次再来也行。”
傅时聿对盛明月的手机,似乎挺感兴趣的,他没有第一时间还给她。
微信是最有可能发现桃花的地方,傅时聿刚点进去,盛明月就抓住了他的手。
“你干什么?”
“你的密码换了,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他前两天刚试过,但上次的密码已经进不去了。
盛明月没有表现得火急火燎,生怕被他看出点什么。
虽然有些消息她都是看完就删的,但手机这玩意,禁不起细查。
两人拉扯间,一条微信正好跳进来。
是个卡通头像,从语气和发来的表情包看,年纪应该还小。
“姐姐,别忘了晚上的家庭聚会噢。”
傅时聿只是扫到一眼,手机就被盛明月夺回去了。
“你晚上要去哪?”
她掐熄掉屏幕,头发松松散散披在身前,没有妆容感的脸上,真是干净,皮肤透得水亮亮的。
“不一定去呢,到时候再看。”
既然是家庭聚会,她倘若要去参加,难道不该把他带上吗?
他想不想去是他的事,但她问都不问!
盛明月到了工作室,小徒弟给她泡了杯清神的花茶。
“谢谢。”
她打开包,手指摸到里面的盒子,“安清,送你个东西。”
“师傅,这又不过年又不过节的,我多不好意思啊。”
盛明月将东西递过去,为了傅时聿的生日礼物,她绞尽脑汁,但最终连送都没送出去。
安清接过手,啪地将盒子打开。
里面躺着枚领带夹,外形很有设计感,安清想到一句话:猗猗修竹,非草非木。
盛明月是觉得林中苍竹,很配傅时聿。
“这……师傅,这是男人用的吧?”
“嗯,不过你可以去换成别的首饰戴,出点加工费就好。”
安清拿在手里仔细看眼,是纯金的,挺有重量,最重要是镶了钻的,一看就价值不菲。
盛明月看她不好意思,她挥了挥手。
“你拿走,要是不喜欢,你就帮我扔掉,我不想看见。”
如果扔掉一个男人,也能像扔东西这样简单就好了。
晚上的时候,盛明月还是去了酒店。
妈妈走后,叔婶对她都很照顾,她没理由连个家庭聚会都缺席。
走进包厢,盛修明和崔文姗都在,盛明月过去打了招呼。
“爸,阿姨。”
“月月来了,”崔文姗望眼门口,对于她一个人出席这种事,她早就见惯不惯了。“时聿还是忙?”
盛明月只能说,他有台手术要做,赶不过来。
崔文姗眼露嘲讽,连个男人都抓不住,“他何止是今天忙,跟你结婚以后,就一直在忙。”

小说《枕上心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