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乾最称职驸马

很多朋友很喜欢《我,大乾最称职驸马》这部军事历史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皖南牛二”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我,大乾最称职驸马》内容概括:“公爷,完了,少爷把公主给欺负了!”“公主怒急,拿棒槌将少爷打死了!”秦国公府内,众人悲痛万分秦相如老来得子,就这么一根独苗,虽然儿子憨了点,鲁莽了一点,可罪不至死啊!“秦相如,你的傻儿子冒犯本公主,死了活该!”“本公主这就回宫告诉父皇,撤了这门婚事!”说完,泾阳公主红着眼跑出了秦国公府若是以往,秦相如早追出去让泾阳公主恕罪了而此刻,他傻儿子死了,万念俱灰...

精彩章节试读

周围人听得冷汗直流。

李世隆脸色也沉了下来,多少人想都想不到的事,他居然如此嫌弃。

年纪轻轻就选择躺平,混吃等死,胸无大志!

最让他生气的是,秦墨居然用上了‘压榨’和‘不人道’。

他是君,秦墨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是在秦墨这里好像完全不这样。

“憨子,你觉得朕能白要你的东西?

朕只是想为天下百姓......”他还没说完,秦墨就道:“岳父大人拿小婿的东西那自然没事,小婿也知道,岳父大人是皇帝,想要什么都能得到。

可是这是小婿辛辛苦苦想出来的,是用来赚钱的,是小婿跟秦庄一千多户人共同的生意......岳父大人拿走了我们秦庄人的希望,恐怕天下人也不见得真的因此而高兴,小婿就说一句,这青菜,大乾的普通百姓可能吃得起?”

“这.......”李世隆被秦墨给问倒了。

他很清楚,吃不起。

现在还不是青菜最昂贵的时候,等到十二月,那时候一株青菜,需要三两银子,寻常百姓是不可能吃得起的。

“就算他们吃得起,又有多少人能像小婿一样,以丝绸给菜地为遮盖?”

一匹丝绸五两银子,寻常老百姓连布都买不起,又如何买得起丝绸?

李世隆想通了其中关节,顿时变得失望无比。

这青菜,说到底,是给勋贵吃的。

赚得也是富贵财。

见李世隆表情松动,秦墨眼珠一转,继续说道:“而且啊,这是我跟我兄弟一起努力得来的,我要是交出去,岂不是卖兄弟?”

“这件事跟越儿有关系?”

李世隆惊讶万分。

“那是当然,要不是他提醒我我也不可能在冬天种出青菜,这菜地里还有他的股份呢,到时候赚了钱,我还要分他呢!”

见秦墨如此正大光明的说出这句话,李世隆又好气又有些无奈。

臣子跟皇子一起做生意?

往小了说,叫狼狈为奸。

往大了说,这叫结党营私,这可是大罪!

可秦墨眼神纯净,他实在是不愿意怪罪。

“岳父大人,我还有桩更赚钱的生意,你想不想入股啊,我保证让你赚得盆满钵满,轻轻松松月赚几十万银子!”

秦墨嘿嘿一笑。

“什么生意?”

“当然是酿酒啦!”

此话一出,杨六根都要吓尿了。

少爷哟,可不敢这么说。

酿酒本就触犯了大乾律令,他居然还邀请陛下做酿酒的生意,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高士莲也苦笑连连,这也就秦墨,换做其他人,早死八百回了!

李世隆压着怒火,“混账东西,你不知道朕下令不能酿酒吗?”

“知道啊!”

秦墨大声回道,那表情好像在说,我就是明知故犯,你来打我啊!

“知道你还敢酿酒,你真以为朕不敢砍你脑袋吗?”

哗啦。

秦庄的人跪倒了一大片,“陛下息怒!”

“岳父大人,消消气啦,我说的酿酒是回收那些果酒和三勒浆,做出更好的酒!”

秦墨就等着李世隆上门呢,此前所作的一切,都是铺垫。

“你说的是三碗不过岗?”

李世隆皱起眉头,高士莲回宫就把秦墨送他的三碗不过岗奉上了。

他尝了一口,味道的确浓烈,远比三勒浆更好喝。

“那玩意不过是残次品。”

秦墨撇了撇嘴说道:“我还有更好的酒,这酒比三碗不过岗还要好喝数倍!”

比三碗不过岗还要好喝数倍?

高士莲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那得多好喝?

李世隆也眯起了眼睛,“什么酒?”

秦墨从兜里拿出一个青花瓷瓶,递过去,“尝一口!”

李世隆揭开瓶口,便有一股比三碗不过岗还要浓烈数倍的酒味从里面飘出。

“好冲的酒味!”

说完,他就要喝,高士莲连忙道:“陛下,还是让奴才先......”李世隆摆摆手,打断他,“朕的女婿,难道会害朕?”

高士莲一愣,不动声色的看了秦墨一眼。

别看秦墨隔三差五惹陛下生气,但陛下对他的信任和疼爱,就连一些皇子都不及啊。

李世隆张口就将酒往口中倒,秦墨还没来得及提醒,李世隆就感觉口中仿佛含了一团火,艰难的下咽之后,喉咙好似被火烧着一样。

霎时间,李世隆脸被烈酒冲的通红。

好一会儿,他才长出口气,“好酒,这才是人间极品,憨子,这酒有没有名字?”

“有,烧刀子!”

秦墨说道。

“这名字不错,非常贴切。”

李世隆有些意犹未尽,“好喝是好喝,就是有点少!”

“好喝吧?”

秦墨嘿嘿笑道:“岳父大人可知道刚才那一瓶酒要卖多少两?”

“多少?”

秦墨伸出一只手。

李世隆点点头,“这一小瓶不过二两,虽然卖五两偏贵,但是比三勒浆好多了。”

“什么五两啊,我说的是五十两!”

秦墨切了一声,“这是平民版,上面还有勋贵版和皇族版,卖个上百两不成问题!”

李世隆等人愣住了。

就这么一小瓶酒要五十两?

“秦憨子,你.......岳父大人你就说入不入股吧,一年轻轻松松给你赚个上百万两银子,你要是不加入,那我就跟我兄弟一起赚钱了!”

秦墨循循善诱。

什么合伙人能有皇帝牛逼?

有了这个大靠山,他谁都不怕。

而且等他积累了功劳,他就找个合适的机会,回绝了这门婚事。

大不了就把这生意全部给他,反正赚钱的路子他多得是。

一拍脑袋就有了。

只要能脱离李玉漱,他吃点亏也无妨。

李世隆有些心动,可是这么多人看着,他如何开口。

冷哼一声,“荒谬,朕做生意,岂不是与民争利,到时候你又说朕抢你东西,朕可不做这个恶人!”

说着,他朝着大棚走去。

高士莲想跟上去,秦墨连忙冲他摆手,示意他不要跟上去。

至于秦庄的人,还是跪着比较好。

高士莲看着秦墨的背影,心中暗叹,这小子真是抓住陛下的软肋了。

谁说憨子傻的?

明明鬼精鬼精的,他要是真能给陛下赚百万两银子,只要他不造反谋逆,陛下都不会动他!

 

小说《我,大乾最称职驸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