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

《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由朝暮漫漫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沈韫玉所吸引,目前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这本书最新章节第 90章 契约,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目前已写183178字,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沈韫玉姜姝窈,古代言情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一、作品介绍

《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小说是网络作者朝暮漫漫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沈韫玉。主要讲述了:沈韫玉想起那个被困在宫墙中早早就枯萎的女人,心间密密麻麻的泛起了疼意,面上却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永宁帝从长阶上走了下来,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话语中带着十足的语重心长“放手去干,朕的好太子,想要什么就抢回来,人在自己怀中才是正经的,如果我们这种身份还不能将自己想要的握在手中,那要这天下有何用?”他说完慢慢悠悠的从他身侧走过向外面走去,走到殿门口的时候又回头看他一眼,冲他嘿嘿笑了一声“废太子的诏书...

二、书友评价

好看!!喜欢强制爱的都去看[爱慕][爱慕][爱慕]男主很疯批哈哈哈哈[送心]

真的很喜欢,作者大大加油!

三、热门章节

第 39章 金屋藏娇

第 40章 诚意

第 41章 我不愿意

第 42章 妥协

第 43章 私狱

四、作品试读


沈韫玉又垂下眸子从怀中摸出一个精致的木盒。

“我愧对阿姐的信任,以为能够将那支海棠花玉簪修补好,奈何宫中那些工匠笨手笨脚的,不仅没补好,还失手将阿姐的簪子摔的四分五裂的,彻底修不好了。”

姜姝窈微微松了口气,看他方才那态度她还以为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原来只是因为那支簪子。

“殿下言重了,不过一只簪子而已,修不好就修不好了,无需放在心上。”

沈韫玉轮廓优美的丹凤眼中染上了几分迟疑:“可这毕竟是孟家郎君送给你的,阿姐真的不怪我?”

姜姝窈缓声宽慰他:“不怪你,他送我的物件还有很多,不差这一个簪子,殿下实在是没必要放在心上。”

“是吗?”

沈韫玉垂下眸子,掩盖眸底突然聚起的戾气,嗓音波澜不惊,不辨喜怒。

姜姝窈隐约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却也看不出是哪里不对劲,只十分小心的点了点头,嘴角扯出一抹笑:“我自然不会骗殿下。”

沈韫玉深呼了一口气,才勉强压下心底暴戾的情绪,他抬起头,面色如常的开口:“可我还是有些过意不去,这枚玉簪是那几个工匠为了将功补过送过来的,我瞧着还不错,配阿姐正好,阿姐一定要收下,就当是安我的心也好。”

姜姝窈接过他手中的木盒,打开来看了看,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枚白玉嵌珠翠玉簪。

翠色极浓,玉质通透不带一点杂色,比先前那支不知要贵上几倍。

姜姝窈当即想推拒,可他方才又说送这枚簪子是为了安自己的心,思前想后了一番。她还是咬牙收下了。

“那就多谢殿下了。”

她手接过木盒,还没收回来沈韫玉就兀的抓住了她的手,捧到了自己面前,面色凝重还隐隐带着几分冷意。

“阿姐的手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伤口?”

姜姝窈面上的笑僵了僵,条件反射般的挣了挣,却没挣开,腕间的那只大手扣的极紧。

“殿下您先松手,男女授受不亲,被外人看到了不好。”

沈韫玉却是抬头眸色深沉的看了她一眼,“阿姐先说说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姜姝窈指尖不受控的轻轻颤了颤,她极力装作轻松的样子笑道:“没什么,不过是出嫁在即,为了绣好红盖头不小心被绣花针刺到的。”

所以又是因着孟清和。

沈韫玉重重呼出一口气,只觉得胸腔内有一把火在烧,是妒火,烧的他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松开钳制在她手腕上的手,退后了几步同她拉开距离,不然他怕是会伤到她。

“殿下?”姜姝窈娥眉微蹙,只觉得他越来越不对劲了。

沈韫玉垂着眸子看她的手腕,方才不过微微使了点力,眼下就已经红了一圈了。

他又向她走近了两步,轻轻拉起她的手,眸中情绪意味不明,就在姜姝窈忍不住要抽回自己手的时候,他蓦然出声了:“还疼吗?为了绣个红盖头将自己的手伤成这样,阿姐觉得值得吗?”

二人的距离有些近,姜姝窈心跳的有些慌,却依旧强行撑出一抹笑:“只是看着吓人罢了,实际上伤口都很小,也没有多疼。”

沈韫玉抬头,面上表情极淡,看不出喜怒。

“阿姐可有金疮药?”

姜姝窈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有的,不过在我自己院子里。”

沈韫玉松开了她的手,嗓音淡淡道:“那便去阿姐的院子吧,先帮阿姐的手上药。”

姜姝窈本能的拒绝:“不用了,不是多大的伤,再说红盖头还没绣好,白天上药影响——”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沈韫玉眸色幽邃,直直的看着她:“阿姐就这么喜欢孟清和,喜欢到连自己手上的伤都不顾了?”

姜姝窈张了张唇,却是哑口无言,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厅内瞬间安静了起来。

最后还是姜姝窈打破了僵局:“那就先谢过殿下了。”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门,还都面无表情的僵着一张脸,门外守着的丫鬟侍从心间都是“咯噔”一声,连大气都不敢喘,只是默默跟在身后。

沈韫玉停下脚步,嗓音淡淡道:“所有人在这里等着。”

这意思就是不许跟过去了,竹苓同绮荷面面相觑,宫里跟出来的内侍也都苦着一张脸,却没一个人敢不识相的跟上去。

姜姝窈的院子中,绿色葱郁,花朵娇嫩,一片祥和宁静。

却没人有心思看院中的景色。

姜姝窈打开屋门,里面熏香浅淡,藕荷色的屏风静静隔开里间。

窗边一方红檀木方桌,摆了个颜色素净的花瓶,花瓶里插了几朵含苞待放的杜鹃花,桌角压着几张宣纸,隐约可见其上工整秀气的小楷,像是抄写的诗。

对面则是红木梳妆台,菱花镜,首饰盒,胭脂水粉,四处可见女儿家生活的痕迹。

“殿下先在这里坐会,我去里间拿药。”药在床榻边的暗格里,姜姝窈温声交代了一句就自己去了里间取药,取了药出来时,沈韫玉正盯着那几张宣纸出神。

见她出来,沈韫玉将目光转向她:“这是阿姐给孟郎君写的信?”

姜姝窈目光随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难得面色一红。

早前接到孟清和的信后她一直在想着怎么回信,前前后后写了好几首情诗都觉得太不矜持,便都作废了,最后只简简单单回了句安好勿念。

而这几张宣纸应当就是被她作废的那几首情诗,竹苓忘了收起来,如今却被自己一直看做弟弟的人给看到了。

平白多了种带坏小孩子的错觉。

沈韫玉却仿佛看不见她的羞赧,修长的指节不紧不慢的将宣纸抽了出来,嗓音温润的念出了声。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殿下——”

“怎么了?”沈韫玉垂眼看她,面上似乎挂着笑,眼底却是一片漆黑的墨色。

“别……别念了。”姜姝窈两颊绯红,如同窗边绽放的杜鹃花。

沈韫玉却似乎有些不理解,长眉微微折了折,向她走近了两步:“阿姐为什么不肯让我念,是害羞吗?那阿姐写信的时候会这样吗?”

说到这他又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可如今阿姐都要嫁人了,还这么容易害羞,日后洞房的时候要怎么办啊。”

“难不成要让孟郎君独守空房?”

说到这他又兀自点了点头,面上神情带了丝了然:“怪不得阿姐要选孟郎君做夫君呢,是不是看中了他是个文弱书生,在床笫之间上不会乱来?”

小说《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