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系美人穿越后,她每天都在修罗场

精选一篇钓系美人穿越后,她每天都在修罗场,阮枝谢安乾,穿越重生小说《钓系美人穿越后,她每天都在修罗场》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阮枝,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胖水,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钓系美人穿越后,她每天都在修罗场目前已写469710字,小说最新章节第201章 嫂子(8),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一、作品简介

《钓系美人穿越后,她每天都在修罗场》小说是网络作者胖水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阮枝。主要讲述了:阮枝赶紧抱住它并捂住它的嘴,“小孩子瞎说话,呵呵——”这一瞬间,阮枝总算知道家里有孩子是什么感觉了,并觉得这座院子让人这般无法落脚,只想赶紧离开“这院子确实是小,我们要不然还是先离开吧”阮枝尴尬的看着龙泽,眼神闪躲龙泽也似乎有些不自在,掩在宽大袖袍下的双手握紧又松开虽然刚来的时候一穷二白,但这所小院子是阮枝当时的一种支撑,哪怕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可阮枝还是大概收拾了收拾自己的东西就在一行人...

二、书友评论

我要看的是万人迷,不是万男迷,雌竞姐!!这坨书强烈建议大家不要看,当然忍受了女主女配为了一个男人互相残杀还是可以去看,真的好“虐”男主呦~男主万贯家财,无数女人投怀送报,但却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女主,天呐!好可怜,救命看哭了[偷笑]其实站在作者笔下男性角度去看也算万人迷吧,毕竟一堆貌美如花的女生为了我大打出手,我什么都不用干,最后爱情事业双丰收,怎么不算万人迷呢![尬笑]女主是不是作者拿讨厌的人的名字写得文,毕竟可以理解作者有多恨女主,建议作者给书换个名字,就叫《快穿之我和女配为了男生互相残杀》简直完美[奸笑]顺便把万人迷标题去了,改为雌竞,不要把人骗进去挨虐了 谢谢😘😚😗😙

第1个世界的时候看得我有些懵,人物交代的不太清楚,不过后期还可以,有些剧情可能会有些膈应,总体来说还行。 但是总体来说和文案以及名字不太符合哈,有种文案诈骗的感觉,内容还可以,就是一些看文案和名字进来的宝子可能会受不了,文笔也有些仓促了,三到四星吧,五星撤回不了了

我是跳过前两个故事,因为我不是很喜欢,然后就跳过了。现在看到了年代文的那一篇故事,真的很好看,期待后面的发展。

哎哟新世界老师能不能别让姓裴的当男主阿看着他贱贱的有点难受[哭][哭][哭][哭]女主宝宝应该被宠着不该天天被气[哭][哭][哭][哭]

我生气,我愤怒,💩,你是怎么写出这么炸裂的东西的

文案和内容有啥关系?女主就是圣母,傻白甜

文案说是虐男结果完全不虐,如果一边事业有成一边望着高楼大厦伤感就是虐男的话那当我没说

真的太好看了,是我看过最好的,所以赶紧更新吧,等不及了。你一定要坚持更下去,不要因为看的人不多就不更了,你的书肯定会火的

三、章节推荐

第69章 番外1

第70章 番外2(平行世界)

第70章 番外3(平行世界)

第71章 番外4(平行世界)

第72章 番外5(平行世界)

四、作品阅读


三天后,

阮枝掀开沉重的眼皮,双眼无神的盯着头顶的房梁。

“醒了?”

龙泽闲着无聊便守在房间里,早就注意到她的动静,最后还是自己忍不住先说话了。

阮枝则瞬间回神,用力坐起来,看向龙泽。

她没注意到自己这时的表情,可能是因为这次受伤导致脑袋晕晕沉沉的,一时之间竟也忘了自己应有的反应。

恐惧也好,愤怒也好,又或者是埋怨,总之不该是现在这副面无表情的漠然。

龙泽虽然目中无人,但是对阮枝的一举一动观察还算仔细,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神情。

那般冷静,仿佛自己之于她根本不算什么。

他心里有些不舒服,明明已经想好了要对阮枝好一些的,可这时也忍不住摆起了臭脸。

“咳咳咳——”

压抑不住的低咳声中带着痛苦和难受,让龙泽瞬间丢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只顾着给阮枝拍背了。

阮枝低头捂着胸口,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低着头的阮枝看不到身后男人纠结的神情,正如对方也看不到她此刻无动于衷的样子。

“多谢大人,我没事。”阮枝抬起头道谢,眼神却根本不往龙泽身上看一眼,浑身上下透露着一丝别扭的意味。

本来还没什么想法的龙泽,看到她这副表现,也开始别扭起来了。

两人之间的氛围顿时便不一样了,胶着中掺杂着一丝暧昧。

适当表现出一丝扭捏与羞涩,非常有利于促进两人的进程。

粉饰太平,只会让对方下意识退却。

很多时候,男女之间,不仅不能太过自然和平稳,反而是需要一些外部的刺激,更有利于两人感情的发展。

如果此时的阮枝表现正常,那么龙泽也不会多想,两人之间只能是阮枝低人一头。

可当她这般表现,龙泽自然也会被影响,估计短时间内都会一直处于纠结和幻想中。

“呃——,阮姑娘醒了?”

慵懒的男声很突然的闯入,打断了两人的相处,也让暧昧的气氛消失的一干二净。

阮枝闭了闭眼睛,轻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神色,转过了头。

“您是?”阮枝疑惑的看着滕康问道。

滕康习惯性扯出一抹笑容,对阮枝的态度很是不错,只不过眼神中的好奇实在是太明显了。

“我是你的大夫,滕康。”

阮枝恍然大悟,眼眸中充满了感激,“原来是您救的我。”

滕康接收到来自阮枝身旁的死亡眼神,猛的一激灵,赶紧摆手道:“不是我救的你,是龙泽大人。”

阮枝刚开始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反应过来后,身子一僵,下意识咬唇看向龙泽,呐呐道: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龙泽突然意识到,这样不对。

他不希望阮枝对他的态度是惧怕的,应该是……

应该是什么,他好像也说不清,只是感觉胸口有些不舒服。

于是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冷了,“不必。”

阮枝似乎是被吓到了,眼神有些委屈,不明白自己又怎么惹到他了。

而龙泽说完就后悔了,明明没有训斥的意思,他就是心里不舒服,不希望阮枝怕他。

“咳咳——”龙泽清了清嗓子,用眼神逼退滕康,然后才不自在的说道:“本座的意思是,救你是应该,不用谢。”

阮枝听得迷茫,不解的望着面前气势非凡的男子。

男人有一张天地为之失色的面庞,是阮枝见过最最俊美之人。

奈何周身威压太重,阮枝从来不会直直盯着对方瞧。

如今两人的距离有些过近,明明做了鬼之后早就没有感觉了,此刻的阮枝却莫名觉得有点热。

真是见鬼了。

“你是本座的人,自然有本座罩着。”龙泽面上说的漫不经心,实则眼角余光从未从阮枝身上移开过。

阮枝听完这话,发觉自己更热了。

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问道:“大人此话当真?”

“当真。”

龙泽看着小脸苍白半坐在床上的瘦弱女子,意识到对方现在这副样子和自己脱不了关系,瞬间坐不住了。

他微微起身坐的更靠前了,甚至在阮枝忍不住后退时伸手揽住她的腰。

阮枝顿时不敢动了,眼神游移。

“大…大人。”

“你在怕我?”

“不敢。”

“这次是我疏忽,没有下一次了,本座可以向你保证。”

阮枝惊讶的睁大了眼眸,震惊于龙泽这样的性格,竟也会放低姿态来向她保证。

这一刻,阮枝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龙泽对她的不同。

或许,她这次还真能狐假虎威一把。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当发现龙泽是真的包容她时,阮枝的小尾巴也慢慢翘了起来。

反证她现在只要求好好活着,起码…不能魂飞魄散再无来世。

“大人,我还以为我真的要魂飞魄散了呢。”阮枝说话的时候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龙泽可能是真的有些愧疚,憋了半天来了一句:“以后再也不会让你遇到危险了。”

“谢谢大人。”阮枝眉眼弯弯的看着龙泽,让男人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此刻的龙泽只想看到阮枝开心,没有意识到一件事。倘若一名女子真心爱慕他,那么就不可能这般好哄,更不会没有怨言,一顿争吵是绝对免不了的。

而阮枝的态度分明是把自己放在了下属的位置上。

不在同一个频道的两人莫名相处的还不错。

等滕康不得不进来打扰一下的时候,便看到了眼前这副让他牙疼的画面。

高大的男子坐在床边,微微低头认真的看着玩耍的女子,浑身上下那种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气质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滕康的注意力拉回阮枝身上时,才发现对方面前的‘稀罕玩意儿’无一不是珍品,顿时嫉妒了起来。

靠,他现在也想找个大佬吃软饭。

呜呜呜——,对于一个药痴来说,没有什么比梦寐以求的珍稀灵药摆在你面前,却只能偷偷看两眼来的更痛苦了。

假如从来不曾见到过,哪怕再渴望也能忍住。

可当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东西再度出现在你面前,能忍住不冲上前去,还是因为滕康惜命,不想被某位龙神大人打到魂飞魄散。

阮枝百无聊赖的拨弄面前这堆不认识的东西,感受到一股灼热的视线黏在她手上这株冰蓝色花朵上时,顺着视线望过去便见到了呆若木鸡的滕康。

她伸手晃了晃,轻声喊道:“滕神医。”

滕康回过神来,下意识看向龙泽,对上那双冰冷的眼眸,打了个哆嗦。

他自己都有些无语,尴尬的扯唇笑道:“我是来看看阮小姐恢复如何。”

阮枝感激的冲他微笑,“多谢滕神医出手相助,劳您费心了。”

啧——

多有礼貌的姑娘啊,可惜了。

滕康向范无救打听过了,知道阮枝身上发生的事情后,哪怕龙泽不逼他,他也愿意出手的。

如今听到阮枝说的话,也算是有些慰藉。

还是美丽善良的姑娘更让人喜欢,比以势压人的龙泽和闷葫芦似的崔珏好多了。

“阮姑娘不用道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滕康笑眯眯的说着。

龙泽听完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在想这人说什么屁话呢,浑身血气也不知手上沾过多少无辜的人命

阮枝对这些一无所知,更看不出来对方的真实底细,她只是单纯感激对方的救命之恩罢了。

说起来,好像只有在龙泽面前,她才会丢开身上的包袱,喜怒嗔笑,没有什么顾忌,哪怕经常被吓到。

想到在崖底的日子,突然意识到好像没见到小麒麟,阮枝仰头看着龙泽问道:

“小宸呢?”

龙泽语塞,顿了顿道:“落在原地了。”

阮枝瞪大了眼睛:“……”

龙泽:“我让人去寻了,放心吧。”

阮枝这才放心了下来。

小说《钓系美人穿越后,她每天都在修罗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