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雀娇又软,病娇大佬砸钱狂宠

《金丝雀娇又软,病娇大佬砸钱狂宠》由甜小贝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陈星稚所吸引,目前金丝雀娇又软,病娇大佬砸钱狂宠这本书最新章节第58章 乖女婿,金丝雀娇又软,病娇大佬砸钱狂宠目前已写121182字,金丝雀娇又软,病娇大佬砸钱狂宠,陈星稚薄闻霄,霸道总裁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一、作品介绍

《金丝雀娇又软,病娇大佬砸钱狂宠》小说是网络作者甜小贝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陈星稚。主要讲述了:“我们要去一趟薄家老宅”“啊?不用了吧……”陈星稚不喜欢去什么老宅,长辈多,规矩大她又不是什么标准的大家闺秀,一言一行都不会犯错薄闻霄矜贵清冷的声线淡淡道:“你和子煜的这桩婚约,是我父亲一手促成并鼎力支持的,你在子煜那里受了委屈,为什么不能让他知道?”陈星稚点了点头九爷的话提醒了她,这桩婚事因薄爷爷而起,当然要薄爷爷点头才能结束所以薄子煜和赵岚儿不断在她面前秀恩爱,就是为了逼她去找薄爷爷...

二、书友评价

男女主什么时候能在一起啊,从目前看男主女主心意都不明显,还有一个养女什么时候能下线啊,整个情节没什么起伏也没有什么高潮 希望作者可以把进度条拉一点,快点在一起啊 现在看到这里都没有什么糖,都没有看下去的欲望了,希望作者能看到这条评论。[送心]

三、热门章节

第24章 星稚被骂,九爷强势护短!

第25章 九爷暗戳戳告白

第26章 九爷孔雀开屏,帮星稚扎头发

第27章 吃瘪的沈静芸

第28章 星稚请客吃饭,九爷套路太深!

四、作品试读


薄闻霄招来一个女佣。

“她喝了点酒,你进去帮她洗澡。”

“如果她不舒服,拨打房内的电话告诉我。”

“对了,她皮肤娇嫩,你轻一些。”

女佣点点头。

听墙根的蓝鹤看了眼两位同僚。

小声交流着。

“咱家爷金口玉言,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

“瞧九爷那不值钱的样儿,巴不得亲自给陈小姐洗澡。”

“这算不算老牛吃嫩草?”

一道高大的身影笼罩住他们。

蓝鹤等人颤颤巍巍站起身。

平时在外面呼风唤雨的精英们,此时瑟瑟发抖如小鹌鹑。

薄闻霄唇角微勾,笑意森然,“继续说啊,我听听。”

“不说了,那我说几句。”

“玫瑰园荒废很久了,今晚你们把它种满。”

众人咽了咽口水,灰溜溜跑走了。

种花就种花,好歹命还在!

薄闻霄站在窗前,身姿高大挺拔,清贵无双。

他拨通了陈洛的电话。

“陈叔叔,我已经找到了她……她很好,在我居住的御水湾……不打扰,子煜也在,您放心。”

-

薄老爷子,也就是薄源,他一直撮合薄子煜和陈星稚。

薄闻霄把陈星稚带回御水湾,应该也是抱着这种心思。

真是难为他们了。

陈洛挂断电话后,陈墨白忙问:“星星在哪里?”

“在薄闻霄的御水湾,薄子煜也在。”

陈墨白拧着眉头,“爷爷,星星跟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这恐怕不妥吧。”

陈洛:“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薄闻霄是君子,出了名的佛系禁欲,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有他在,星稚和薄子煜顶多聊聊天喝喝茶,不可能发生什么逾越的事。”

御水湾……

陈星稚居然住在薄闻霄的御水湾里!

陈雯若眼底闪过一抹嫉妒,她温柔体贴地笑了笑:“妹妹和薄子煜终究没有订婚,住在一起这种事传出去怕是对妹妹的名声不好,好在天色不晚,我开车去御水湾接妹妹回来吧。”

陈家别墅发生的事儿,早就有人告诉了陈洛。

陈雯若的小心思瞒得了别人,瞒不过他。

陈洛:“雯若,我在厨房煮了一壶水,你去看看开了没。”

沈静芸随口道:“我去吧。”

陈洛:“你留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陈雯若唇角的笑意消失,有什么话她不能听,为什么偏偏把她支出去?难道就因为她不是陈家血脉?

陈墨白:“我陪雯若一起去厨房,正好饿了,找点吃的。”

陈洛阖了阖眼。

好歹是在他身边养了几年的孙子,察言观色的本事比他爸妈强多了。

温馨的客厅瞬间安静无比。

沈静芸犹如御前奏对的小小臣子,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在这个家里没人不怕冷肃沉静的公公,除了婆婆俞清晚。

陈洛:“你婆婆身体不好,所以一大家子都要靠你操持。”

沈静芸:婆婆真的身体不好吗?还不是因为您娇养她。

陈洛:“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把你留下来训话,也不是批评你。星稚离家出走,真的是因为那碗沙拉吗?还不是你太偏心雯若。当年星稚走丢,你每天都去那个十字路口,好几次都差点被路人送进精神病院,你都忘了吗?”

沈静芸眼圈泛红,默默垂泪,“星稚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当然爱她。只是我养了雯若二十年,让我抛弃雯若,打死我都办不到。”

陈洛锐利黑亮的眼睛,被她磋磨得没了光。

好蠢的儿媳妇。

“没让你抛弃雯若,只是希望你一碗水端平。你们也别怪星稚离家出走,事不公则心不平,这个家就不可能和谐。你若是再偏心雯若,家里恐怕会出大事!”

沈静芸:“我记住了。”

沈静芸偏心陈雯若不仅仅是因为二十年养育之情,更是因为陈雯若钢琴弹得好。

沈静芸的母亲沈老太太,偏心长女沈香玉,因为沈香玉钢琴弹得好。

而沈静芸小时候养在外祖父外祖母家里,被宠得无法无天什么乐器都没学。

沈香玉的女儿钢琴弹得也好,沈老太太把自己戴了几十年的翡翠镯子给了沈香玉的女儿,不是多值钱的物件,却是老太太的陪嫁。

沈静芸心里一直憋着口气。

幸而陈雯若音乐天赋出众,在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夺得了亚军,给她狠狠挣了一口气!

-

陈墨白开车送她们回家。

陈雯若低声道:“妈妈,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沈静芸:“没说什么,只是叮嘱我好好对星稚。”

陈雯若:“要不然我们去御水湾接星稚吧,她负气离家居然惊动了薄九爷找人,我们这次欠了薄九爷好大的人情,星稚怎么还好意思住在他家里。”

沈静芸也觉得星稚太任性了,但转念想起陈洛说的那番话。

“这不能全怪星稚,我也有错。”

陈雯若指尖滑动着掌心,眼中的情绪在黑夜中起起伏伏,不知道在想什么。

-

翌日中午。

御水湾。

陈星稚想了半个小时,才搞明白自己为什么睡在陌生的大床上。

她摸了摸穿在身上的宽大洁白的衬衫,不知道是什么料子做得,比她几百块钱买的T恤舒服多了。

这好像是男人的衬衫?

领标刺绣着三个字,薄闻霄。

陈星稚懵懂白皙的脸蛋瞬间爆红,洁白如玉的小身子宛如煮熟的红虾,瑟缩在男士衬衫里不敢动弹。

她连男人的衣服都很少摸,更别说贴身穿。

好奇怪的感觉……

像是被人用手摸了一遍身子。

肩膀和细腰敏感地轻颤。

叩叩——

“陈小姐,您睡醒了吗?”

“醒了。”陈星稚应声。

女佣提着一套衣服走了进来,“陈小姐,您的衣服已经洗好烫好了,您快点梳洗打扮吧,九爷在外面等您。”

“好的。”

陈星稚最近偏爱法式穿搭,白衬衫和水洗牛仔裤,两相搭配在一起,简约随性又不失慵懒。

再三确认自己没有穿错衬衫后,陈星稚打开了卧室门。

没有想象中的尴尬,九爷非常儒雅温和,问她在御水湾吃早午饭,还是回家吃。

陈星稚当然选择回家吃。

“九爷,昨晚真是麻烦您了。”

“不用谢,举手之劳。”

前来送文件的蓝鹤听到这番话,心中默默念叨。

这算什么麻烦,九爷心里美着呢。

昨晚那种英雄救美的事,谁要是跟九爷抢,九爷能把对方骨灰扬了。

小说《金丝雀娇又软,病娇大佬砸钱狂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